街頭,張啟輝將自己的作品擺放出售。
靠一根拇指夾畫筆,張啟輝繪出美麗色彩。

張啟輝正在作畫
  一場事故
  他雙手僅剩一根大拇指七年苦練他靠這根拇指畫畫養家
  他雙手僅剩一根大拇指
  七年苦練
  他靠這根拇指畫畫養家
  “我不僅要做別人能做到的,還要做別人做不到的”
  1997年,一場意外,他失去左臂,同時失去的還有右手除大拇指外的4根手指。半年康復後,他邊擺地攤賣小百貨,邊撿起兒時的畫畫興趣,練習筆法……
  2011年,自我感覺畫作能拿出手,他才走上街頭,將作品拿出來賣。第一次開張,賣出4幅畫,他激動得整晚睡不著。
  今年是馬年,早在兩個月前,他就開始畫馬,近200幅畫作銷售一空。
  擺攤,畫畫,他那根倔強的大拇指總是向右拐,因為那樣可以牢固握住畫筆,畫出美麗的畫。
  他的人生,就像這歪著“腦袋”的大拇指,倔強,但從不低頭。
  他說:“我不僅要做別人能做到的,還要做別人做不到的。”
  重慶晚報記者 周小平 文
  首席記者 冉文 攝
  因為事故

  他僅剩一根大拇指
  “雖然只有一根大拇指了,但我一直告訴自己,我照樣能做到。”
  他叫張啟輝,重慶合川區人,今年40歲。
  張啟輝初中畢業後,前往上海打工。1996年2月,他在上海一家印務公司當了一名印刷工。
  人勤快,肯吃苦,張啟輝月薪很快達到3000元。“算上加班費,有時候一個月可以掙4000多元,老家的人很羡慕。”昨天上午,天空中飄著小雨,這樣的日子,張啟輝一般在家畫畫。
  他回憶,1997年9月2日凌晨,他上夜班時出了意外,等自己醒來,雙手剩下的只有右手那根包著紗布的大拇指。
  “那時真的是人生谷底,一邊養傷,一邊因為賠償過低與廠里打官司。”沒收入來源,廠里不再發工資,賠償款遙遙無期,半年康復期後,張啟輝努力想給自己創造一條求生的路。
  “從小到大,我就比較倔,不服輸,雖然只有一根大拇指了,但我一直告訴自己,我照樣能做到。”從醫院出來,張啟輝想到了擺地攤,賣小百貨。
  “為了搶好位置,一般早上4點鐘就起來,晚上10點多回家。”他騎自行車,全靠大拇指掌握方向,車上馱的是幾十斤重的小百貨。
  “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賠償款上,出事後不久,女兒出生,她是我奮鬥的動力,我得養家糊口。”
  妻子離開

  他與女兒相依為命
  “我能做的,就是把孩子養大,好好關愛她,擔起做父親的責任。”
  “我們在上海進廠時認識的,出事後,她選擇離開,我沒有怪誰。”張啟輝說,他和妻子一直沒有扯證,因為對方父母不贊同這門婚事。
  “我很理解她,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我能做的,就是把孩子養大,好好關愛她,擔起做父親的責任。”起早貪黑擺地攤不是長久之計,張啟輝開始想有一技之長。
  漫步上海街頭,看著別人用筆練字,張啟輝突然想起,自己為何不拿起畫筆,重新拾起兒時的愛好,從事畫畫。
  “重新拿起畫筆,真不知道怎麼握,更不要提畫。”但是,不服輸的性格讓他學會了堅持。白天上街擺地攤賣小百貨,晚上買書回家研究畫畫。
  基本筆法,顏料搭配,從2004年到2011年,張啟輝利用擺攤的業餘時間,摸索練習了整整7年。為了提高畫技,他還花了一年時間繡了一幅大型牡丹十字繡,如今掛在合川老家。
  一句你好

  他和女網友成戀人
  “我被他的專註吸引了,他畫的畫很美,寫的字也很棒。”
  昨天上午10時,陰雨。沙坪壩區漢渝路6號,一間約20平方米的出租屋內,在這樣的天氣,張啟輝喜歡宅在家裡,對著電腦學習畫畫。
  張啟輝在燈下專註地畫畫,一旁的妻子王富蘭熱情招呼我們坐。兩人2010年認識,2011年1月結婚。
  2009年,張啟輝從上海回到重慶。之後,認識了時年37歲的王富蘭。如何認識的?王富蘭抿嘴一笑,有些不好意思:“網戀。”
  “有個陌生人發來‘你好’的信息,第一次沒理,過兩天又來了。我問是誰,他回答說是網友。”就這樣,兩人加了好友,彼此傾訴各自的生活經歷。
  “網上聊了很多,我知道了他的事,我被他的專註吸引了,他畫的畫很美,寫的字也很棒。”兩人的婚姻並不是一帆風順,王富蘭稱,扯證的時候,家人擔心她將來會吃苦。
  畫賣成錢

  他整晚激動睡不著
  “激動壞了,從沒有那麼激動過。7年苦練,終於邁出第一步。”
  2011年,兩個人走上婚姻的殿堂。王富蘭辭去工作,兩人決定把畫作推向市場。
  2011年國慶假期後,他們在渝中區小什字附近擺攤。“剛擺出來時,沒有木板,所以他是跪著,趴在地上畫。”王富蘭回憶,當時,音響里放著各種歌曲,一首接一首,儘管都不是悲情的歌,他們也不是在乞討什麼,只是憑手藝吃飯,王富蘭眼淚還是止不住往下掉。
  望著來往的人群,王富蘭不敢去看每個人的眼神。過了10多分鐘,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打斷了王富蘭的思緒:“畫得真不錯,好多錢一幅?”
  “那年,畫的畫沒有像現在這樣裝幀好,只是一張畫,50元一幅。”張啟輝說,中年男子一口氣買了4幅。
  “激動壞了,從沒有那麼激動過。7年苦練,終於邁出第一步,賣掉4幅畫。”當天,他激動得整晚睡不著。
  拜師學藝

  他希望開一間畫廊
  “他的畫每幅賣50元,傾註其中的精力肯定遠遠大於這個價值。”
  從那後,夫妻二人搭檔,王富蘭先去打探可以擺攤的地方,再帶著張啟輝到現場作畫。
  “只要不下雨,早上7點半起床,8點出門。”王富蘭說,到了下午,她先去市場買好菜,再接丈夫一起回家。如果運氣好,他們一天能賣出20多幅畫。
  昨天上午,經過張啟輝兩小時作畫,一幅優美的山水畫呈現在記者眼前。
  “收拾一下,馬上開飯了。我剛出去看了,下午天氣不錯,我們吃了飯出去擺攤。”中午12時,王富蘭午飯做好了。夫妻倆吃完飯,帶著10幅作品拿到沙區三角碑附近賣。
  “去年,我也有了老師,有時候會去他那裡請教。”張啟輝的老師叫黃國富,是重慶有名的“口足畫家”,從小失去雙臂,用嘴或者腳畫畫。
  昨天,黃國富告訴記者,去年一次偶然的機會,兩人認識了。雨天不能擺攤,張啟輝就會去黃國富的畫室,兩人一交流就是一整天。
  “他的畫,一般一幅要畫兩小時,但賣價都很便宜,算上框子才賣50元。傾註其中的精力,肯定遠遠大於這個價值。”黃國富評價張啟輝的畫作時說,張啟輝靠一根大拇指畫出這樣的作品,已經很難得了,由於缺乏系統學習和行家指點,他的畫技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。
  作畫謀生,張啟輝沒有賣高價,哪怕有時候畫一幅畫要花四五個小時,作品還要裝幀好,一般也是賣50元。“就當賣件工藝品,現在是謀生,攢點錢。”張啟輝告訴記者,自己還有學習的空間,等技藝再成熟點,將來開間屬於自己的畫廊。
(原標題:倔強的大拇指)
創作者介紹

味力昭人

ic31icbm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